网信集团CEO盛佳:数字科技是普惠金融发展引擎动力

2016-08-31
分享至:

2016年,中国担任二十国集团(G20)主席国,数字普惠金融被列为重要议题之一。经过多轮会议交流讨论,G20各方对于该议题达成了高度一致,顺利起草了多项数字普惠金融相关成果。

  在G20杭州峰会即将召开之际, 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G20数字金融专家组专家、B20“中小企业发展”议题组成员、网信集团CE0盛佳就相关问题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

  记者:今年以来,G20提出制定《G20数字普惠金融高级原则》(以下简称《高级原则》)。您怎么理解数字普惠金融和高级原则?

  盛佳:在我们看来,数字普惠金融是金融发展的一个持续目标,是希望金融服务通过数字技术惠及到更多的人或者机构。由于过去传统金融体系成本高,覆盖范围不够,使得中小微企业、偏远地区居民、城镇低收入人群等往往被正规金融排斥、享受不到金融服务。而随着互联网技术发展、数字科技的不断创新,数字金融让过去没有享受到金融服务的这个群体享受到了快捷便利的金融服务,体会到“普惠”这一概念,从而打造出“数字普惠金融”的大环境氛围和未来巨大的发展空间。

  2015年和2016年《政府工作报告》均提出,要大力发展普惠金融,《高级原则》的制定恰与我国金融改革步伐及金融行业发展所倡导的普惠原则相一致。

  记者:在《高级原则》的指导下,如何提高金融可得性,走完最后一公里,让普惠金融真正惠及各类社会人群?

  盛佳:我认为,《高级原则》在以下三方面有助于打通金融服务“最后一公里”:

  一是公平性。中小微企业等曾经因为面对较高的金融服务门槛而感到无能为力,而《高级原则》主张用数字科技改变这种现状,让每一位市场主体都能够平等地共享金融服务,从而提升金融服务质量和全社会效率。

  网信理财的供应链金融利用核心企业的远程数据对借款企业进行筛选和风控,通过对信息进行数据化建模和分析,通过大数据技术,提升企业准入、风险评估和贷后管理等多个环节的效率,减少现场尽调的成本,这个模式也可以说是数字科技带来的变革。

  二是智能化。《高级原则》注重用大数据、区块链、云计算等数字科技的力量来提升金融服务效率和质量,让金融和科技不断结合,拓展数字基础设施,推动数字金融服务客户识别技术发展。可以说,数字科技为普惠金融的飞速发展增添了翅膀,成为其发展的引擎和动力。在这方面,网信集团也在不断尝试,有自己专业团队来开发区块链技术、涉足大数据、消费金融和金融VR场景等领域。三是注重消费者保护。《高级原则》提出要设计数字金融服务消费者保护框架,建立统一的客户资金保障法律框架,建立易懂、可得、高效、免费的消费者投诉解决机制,并由服务供应商和第三方(如金融监察专员)提供远程访问服务。

  记者:数字金融体现了金融与科技的不断融合,具备共享、便捷、低成本、低门槛的特点,在普惠金融方面具有天然优势。那么如何鼓励数字普惠金融发展?如何平衡好创新与风险?

  盛佳:发展数字普惠金融,本质上就要用数字技术改造传统的金融服务形式,提高服务效率、防范风险、方便用户体验。一方面企业需要通过完善数据信息积累提升征信、风控的能力,同时在大数据、云计算、移动互联等方面加强研发,为用户提供安全、简单的应用界面;另一方面,政府除了用政策鼓励和扶持数字普惠金融发展,还要建立完善的法律和监管框架,为新产品和服务提供创新空间,并加强数字金融基础设施建设和管理,为普惠金融的发展提供便利。

  当然,随着互联网数字技术的不断更新,金融服务创新的演进速度十分惊人,这在降低服务成本的同时,也极大提高了金融风险的传导速度、范围和复杂性,极易导致个人或系统性风险。

  因此在鼓励创新的同时,一定要把握底线,保持对金融的敬畏之心;并通过技术创新,提升保护用户利益、平台信息安全的能力,及时识别和解决风险。创新和风险总是相伴随行,要防范风险,也不能因噎废食,处理好二者之间的关系至关重要。

  记者:作为当前金融创新的热点,数字普惠金融如何有效开展监管?在创新和金融消费者权益保护中寻找到平衡点?

  盛佳:回顾金融监管的历程我们可以发现,由于监管成本和技术等因素,当然也有出于鼓励新事物发展的原因,监管往往会落后于金融创新的发展速度。因此,监管措施应当在保护创新和防范风险之间寻求有效平衡。

  目前,针对数字普惠金融最急需的是制定可实现、适度的、可测的、合规成本低的法律和监管框架,能反映对市场、供应商和消费者相关风险,为所有市场参与者提供公平竞争的环境。此外,在目前的金融环境下还需要强化用户教育,从而寻求创新和监管及消费者保护之间的平衡点。

  同时,由于数字金融服务的科技特性具有跨地域性,国家监管部门和全球监管部门需要加强合作,消除障碍,推动跨境金融服务顺利开展。